龙珠超宇宙2

站內搜索
各地通報頻現“利用影響力受賄”,提醒領導干部——管住自己 還要管好“身邊人”
時間:2019-05-27 12:52:27   來源:自治區地震局    作者:紀檢監察審計處      閱讀:

近日,吉林省紀委監委發布白城市人大常委會原主任王銳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并移送司法機關的消息。經查,王銳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并收受巨額財物,涉嫌受賄犯罪;離職后利用本人原職權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為他人謀取不正當利益并收受他人財物,涉嫌利用影響力受賄犯罪。

利用影響力受賄犯罪,是國家監委管轄的六大類88個職務犯罪案件罪名之一。根據我國刑法第三百八十八條規定,利用影響力受賄犯罪是指國家工作人員的近親屬或者其他與該國家工作人員關系密切的人,通過該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或者利用該國家工作人員職權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為請托人謀取不正當利益,索取請托人財物或者收受請托人財物;離職的國家工作人員或者其近親屬以及其他與其關系密切的人,利用該離職的國家工作人員原職權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為請托人謀取不正當利益,索取請托人財物或者收受請托人財物的行為。

“由此可見,不同于普通受賄犯罪的主體只能是國家工作人員,利用影響力受賄罪的主體可以是特定國家工作人員的近親屬或者其他與該國家工作人員關系密切的人,也可以是離職的國家工作人員或者其近親屬以及其他與其關系密切的人。”西南政法大學教師、刑法博士李仲民表示,不管是現任國家工作人員的“身邊人”,還是離職的國家工作人員及其“身邊人”,都可能因為利用影響力謀取不正當利益而涉嫌利用影響力受賄犯罪。

梳理各級紀檢監察機關發出的通報不難發現,與王銳類似,一些領導干部在任時以權謀私,離職后仍不忘利用影響力“撈上一筆”,也因此同時涉嫌受賄犯罪和利用影響力受賄犯罪。如貴州高速公路集團有限公司原黨委書記、董事長耿黔生,就被通報利用職務上的便利、職權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以及原職務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為他人謀取利益或者承諾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財物,數額特別巨大,涉嫌受賄罪和利用影響力受賄罪。

除了不正確發揮“余熱”的離職領導干部外,還有部分在任或離職國家工作人員的“身邊人”,利用“近水樓臺先得月”的便利,通過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為請托人謀取不正當利益,索取請托人財物或者收受請托人財物,構成利用影響力受賄犯罪。如江西省贛州市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寧都縣委原書記王四華被查后,其胞弟王某甲也因涉嫌利用影響力受賄罪被檢察機關依法提起公訴。經查,2013年至2018年,王某甲利用王四華的職權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在請托人職務晉升及工程項目中標、承建過程中,收受請托人所送的錢款,數額特別巨大。

更有甚者,“身邊人”利用影響力受賄的金額,比國家工作人員本身受賄的金額還多。如浙江省龍泉市原市長季柏林司機章作東曾以市長“身邊人”的身份,提出幫龍泉市某公司負責人張某“運作項目”。隨后,章作東請求季柏林對張某的項目給予關照。后來,龍泉市政府對某地塊的掛牌競買資格予以設置,使得最終符合資格的只有張某一家公司。僅此一項,章作東便從中獲取非法收益320萬元。法院最終認定章作東利用影響力受賄367.6萬元,比季柏林受賄的金額還多出100多萬元。

“公權力姓公,必須用來為人民服務。無論是手中有權,還是有因過去職權存在的影響力,都不能用來為自己或‘身邊人’謀私利。”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政法教研部副教授張勇表示,利用影響力受賄罪是對受賄罪的補充,也提醒領導干部,不管是在任還是離職,都應該管住自己,管好“身邊人”,切莫因為試圖利用公權力影響來謀私,觸碰了紀法紅線才追悔莫及。(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作者:毛翔)

新公網安備 65010402000144號

主辦單位: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地震局 ICP備案號:新ICP備09000737號 網站標識碼:bm53300001

地址:烏魯木齊市新市區科學二街338號 電話:0991-3835623

訪問量:

龙珠超宇宙2